诚信博天下客服热线:185-8705-0666

贾康: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目标与挑战

时间:2021-01-13 12:05 来源:[db:来源]

  本文发表于《财政监督》2020年第20期

  【摘要】本文阐述了现阶段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三个背景性基本问题,从四个观察视角结合几项经济指标对疫情下的经济运作作出分析与前瞻,并对2020年及未来的中国经济增长和世界发展态势作出前瞻。本文认为,中国要从战略高度对“中等收入陷阱”防患未然,以改革创新、结构优化为龙头处理好宏、微观层面上的矛盾化解问题,以扩大内需为基点,形成双循环发展新格局而继续努力推进“和平崛起”。

  【关键词】新常态 疫情 经济增速 中等收入陷阱 双循环

  

  一、中国现代化战略目标和现阶段的三个背景性基本问题及我们的应有选择

  (一)中国现代化战略目标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现代化推进过程进入了快车道。甚至可以说,在鸦片战争之后一百多年里,几代中国人所追求的现代化愿景,似正在一个有望越走越宽的道路上实现。但是在2010年以后,必须正视中国进入中等收入经济体之后“引领新常态”的问题,原来的高速发展状态,需要合乎规律地变为“中高速的高质量发展”。

  邓小平于改革开放之初勾画的我国现代化“三步走”战略目标的前两步提前实现后,在2000年到2020年的20年时间段上,中央又提出2020年要基本实现“全面小康”的节点性目标。党的十九大在中央总体战略谋划基础上,把2020年以后的15年再到30年,进一步规划为新的“两步走”战略目标,时间表上的设计即为2035年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2049-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新的两步走”是对改革开放之初所规划的“三步走”战略持续推进过程的进一步具体化。

  (二)现阶段经济增速放缓的三个背景性基本问题

  1、2010年以后的经济下行是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必然要经历的阶段转换。2010年,我国成功抵御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再次出现了一个两位数增长的高速发展局面。从图1的曲线上看,当年是10.6%的经济高速增长。但在2010年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层非常明确地提出了“稳字当头”、“稳中求进”这一带有哲理意味的指导方针,一直延续到现在。中央当时的基本判断,就是虽然还有黄金发展期的特征,但是矛盾凸现期的特征也已经展现出来了,必须牺牲一些速度,寻求经济“软着陆”,在应对和化解矛盾凸显的努力下,逐步调到中高速状态下新的发展常态,以结构优化为支撑形成高质量发展,对应于未来现代化目标的分步骤实现。

图1 200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曲线图

  2010年是一个分水岭,之后在两年内,我国经济增速较快地降落到8%以下。再往后3年左右的时间,经济增速较缓慢地回落到7%以下,2015年的经济增速是6.9%。这一调整变化的大背景,直观上首先是大家都感受到了矛盾凸现带来的问题使原来的高速增长难以为继。从“物”的视角上来看,首当其冲是大气、水流、土壤等方面的环境污染,以及食品安全的威胁,构成了危机性的因素,已让中国大量的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能否健康成长;“物”的矛盾凸现的不健康、不可持续的特征,也与“人”的视角结合而表现在收入分配等人际关系上:虽然老百姓收入指标不断上升,但不可否认存在社会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腐败等尖锐问题,必须做出使人际关系向和谐社会推进的调整转变。结合“物”和“人”两个视角,在认识上就要主动而为,牺牲一些经济增长速度,在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同时注重以优化结构引领出质量升级版的新常态。

  客观地来作横向比较,2010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增长放缓过程中间的表现,和其他经济体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的规律性,有相通之处。回到图1,就在我国成功抵御世界金融危机、经济重回两位数增长的2010年,人均国民收入已经达到4000美元左右。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可比口径,中国在这个状态下,坐稳了中等收入经济体的交椅。进入这个阵营,跟其他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共性经验放在一起来看,无一例外都要告别原来较低人均收入状态下实现经济起飞的粗放型高速度增长。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换过程中,虽然经济增长速度必然往下调整,但是不能一低再低,必须调到能够使中国继续保持大国超常规发展特征的中高速上,继续推进中国实现现代化的超常规追赶-赶超发展过程。所以最关键的是,需要实现升级版的中高速高质量发展。而解决这个问题,中央认定必须重点抓住解决“矛盾主要方面”的结构失衡问题。

热门排行

本站为您提供2021最新励志语录经典语录爱情语录,更多语录尽在励志语录网阅读欣赏。

联系方式QQ:2076778013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励志语录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