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投放关键词排名文章发布咨询QQ:2154686272

腾龙国际客服热线电微:185-8705-0666

QQ:1453552197 微信:C7050666

蔡正华:司法可以有二审,道德却只有一审

时间:2020-09-07 22:16 来源:[db:来源]

  因为害怕自己的担心会变成现实,所以一直都不想动笔就林森浩故意杀人案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说几句。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绕过此次事件,这两天不但有多位友人微信留言问我对二审判决的意见;而且二审宣判前一天的夜里,我还做了个噩梦,梦见林森浩被执行死刑了。

  我知道,所谓梦境都是日有所思的结果。而大家之所以问我的看法,盖因为我之前对本案曾经发表过意见。其实,这个案件本身引发的关于死因的争议点之极端重要,和二审决定宣判速度之快所形成的鲜明对比,让一直奔走在刑事辩护一线的我,早就隐约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这份判决所充满的杀气。

  事实上,我在这个案件中并不关心林森浩最终是否会领受死刑,毕竟杀有杀的道理,不杀也有不杀的藉口;而且我也不认为本案已经到了讨论死刑存废必要性的程度。但是,我却始终坚持认为,杀与不杀,都应当有一个谨慎的态度。在杀人偿命的观念深入人心,甚至故意杀人的法定刑配置也从死刑往下设置的环境下,杀的理由自然来的异常充分:林森浩投毒,黄洋去世,乃至有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口号式的要求。而相对于该杀的理由,不该杀的辩解却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司法鉴定早就有的结论,律师却对死因提出质疑,明显是在“捣乱”;而大家早已默认的杀人故意,无论如何都难以被粉饰成故意伤害,更何况还是在“玩笑”的顶包下,于是所有的辩解都成了不诚心悔罪的表现。

  彼时,该案二审律师在死因方面的努力,曾经让我天真地以为,无论杀与不杀,该案二审结果的出炉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毕竟,一个本地的专家,愿意出庭作证的本就不多,更何况是就被害人死因给出与在先司法鉴定截然相反的结论;正常逻辑考虑,如果他没有自己认为十足的把握,断然不会做出如此举动。我也正是在他的勇气感染下,以为二审过后将在社会上就死亡原因(或者说林森浩的投毒行为与黄洋死亡结果发生之间的因果关系和原因力)形成巨大的争论。

  虽然正如庭审后笔者与该案二审法院刑庭某资深法官聊天时他所提到的:二审法院和二审律师,都把案子当做一审来做了,不可谓不勤勉,可是此时法院可能已经失去了变化的勇气。那时候我就应当明白,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司法的审判有二审终审的规矩,而道德的审判却没有给任何人二审的机会(类似呼格案在道德上也只是再审),一审终审是道德的不二法则。

  从本案二审的结果来看,司法的二审终审无疑输给了道德审判的一审终审,可是这样真的好么?社会上此起彼伏对林森浩甚至其家人和律师的声讨,无外乎认为其悔罪不诚意。我暂且不去讨论何谓诚意十足的悔罪,单单是在主观的悔罪和客观的死亡原因这两个因素之间,很明显大部分人选择了前者。这些人认为,达不到五体投地、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悔罪,即便判决中对死亡原因的论证有瑕疵都不足以舒缓自己杀之而后快的急切心情,更不论那更加令人心塞的留其一条性命了。也正因为如此,在没有彻底的主观悔罪前,任何的辩护都成了别有用心的推脱责任。即便是曾经在多种力量努力下才得以落地为明文法律的专家证人制度,也成了阻碍大家追求道德上享受的障碍。

  是的,只有正式的、乃至文明的司法审判,才允许辩解,任何道德的审判都容不下辩解。在“苍蝇不会叮无缝的蛋”这样的思维还深植人心的国度里,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在赵志红自愿认罪之前,呼格吉勒图父母因为儿子的强奸杀人犯身份,在道德上所受到的煎熬。好在道德的审判和司法的审判在最低线上具有了某种默契:当真凶出现,无论是道德的审判,还是司法的审判,即便没有了当事人的辩解,平反都成了具有极大民意的事情。

  可是这真的就足够了么?当道德的审判牵着司法的审判鼻子走的时候,我们还能责怪我们的司法人员重口供、轻证据么?我一直赞同“有什么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的说法,司法无疑也可以套用这样的套路。我们很多人,案子没有到自己身上,可能真的无法理解那种无奈。昨天当媒体上曝光林森浩的父亲走出法院被媒体围堵,蹲在地上哭泣,他强调最多的就是为什么不能对死因重新鉴定一下?

热门排行

本站为您提供2020最新励志语录经典语录爱情语录,更多语录尽在励志语录网阅读欣赏。

联系方式QQ:2154686272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励志语录网 版权所有